About KOAL

关于真钱二八杠

金山软件:旗下三家子公司均具备独立分拆上市条件

2019-03-26 09:57

  [ 这家已成立25年的老牌传统软件公司过去十年中确实经历过一段“迷茫期”,错过了互联网的机会,但现在已经向市场释放了积极转型的信号,从传统软件商转型成移动互联网服务商 ]

  9月2日下午,金山软件股价一度达16.98港元,市值突破200亿港元。这让雷军放下了小米电视发布的工作,跑到了金山的办公楼,和张宏江等金山多位高管一起开了一瓶香槟庆祝。

  从今年年初到现在9个多月的时间,金山软件股价涨幅超过200%。而金山软件前市场总监许晓辉则称,在他2009年离开金山时,金山市值仅40亿港元。

  “离我们的理想路还很长。”金山历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职业经理人,执掌金山两年的张宏江在庆祝结束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这家已成立25年的老牌传统软件公司过去十年中确实经历过一段“迷茫期”,错过了互联网的机会,但现在已经向市场释放了积极转型的信号,从传统软件商转型成移动互联网服务商。

  他同时告诉记者,金山软件旗下金山网络、金山游戏、金山办公三家子公司,现在已经全部具备独立分拆上市的条件。但他并没有给出具体的上市时间表。

  和一年前给自己打出刚刚跨过及格线的成绩单相比,今年张宏江说,自己的表现应该可以再加十分。

  “转型”是张宏江执掌金山这两年的关键词。在他就任前,金山创始人求伯君身兼金山软件董事长、CEO两职已经多年,身心俱疲,不仅金山股价一蹶不振,金山游戏、毒霸、WPS、词霸等各项业务日渐凋零。比如游戏业务收入下降、WPS备受微软挤压、因谷歌退出词霸的合作陷入停滞,而毒霸业务,也已遭到周鸿祎的免费杀毒软件倾轧多时,日子难熬。

  希望扭转困境的求伯君, “三十顾茅庐”请雷军出山,让他代自己成为金山软件董事长及第一大个人股东。求伯君则套现近6.14亿港元,与另一大创始人股东张旋龙将其部分股份卖给腾讯。

  没过多久,雷军找来了微软亚洲研发集团CTO张宏江,二人将宝押在了移动互联网,明确3+1(金山网络+金山办公+金山游戏+金山云)的业务模式开始改革这家逐渐被边缘化的老牌IT企业。

  张宏江把金山的转型分为调整期和新成长期两个阶段。2011年7月~2012年7月是调整期。这期间金山主要做了三件大事:一是“包产到户”,将“游戏、办公、安全”三大业务分拆成3家子公司,每家子公司负责一块独立的业务;二是MBO(管理层收购),也就是“包产到户”以后,每个子公司拿出大约20%的股份给核心团队,目的是让员工重新回到创业的路上,增强员工对公司的归属感;三就是谋求“转型”,从软件向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转型。

  之所以将集团业务分拆,张宏江的理由是,IT公司如果超过2万人,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就该走下坡路了。“1999年,微软市值曾经达到6100亿美元,现在约2000亿美元。苹果也是,它的市值最高曾超过6300亿美元,现在也只剩大概3000亿美元。在IT行业瞬息万变的情况下,谁也没有能力同时管理好多个不同业务。”

  与此同时,聚焦移动互联网的金山还砍掉不少与主营业务不相关的业务。张宏江告诉记者,金山此前还有房地产事业部,但现在已被砍掉。“作为香港股市的股民,买金山的股票是为了金山的互联网服务和软件,你做房地产,从某种意义上,其实暴露出在主业上畏缩不前,或者成长乏力。”

  占据金山重要营收的游戏业务,张宏江也称砍掉不少PC端游戏的研发,整体转向移动互联网。

  而金山的商业模式也正在经历从卖软件向变现流量的方式转变。张宏江以金山网络举例,在安全业务几年前从付费突然转为免费后,现在该业务通过网址导航广告和网页游戏联运的收入不菲,在今年第二季度达到了1.37亿元,“其中的毒霸业务在去年下半年的收入就远远超过了以前用户付费时的收入,今年预计将有成倍的增长。”

  金山网络的战略地位也变得越发特殊,在3Q大战之后,被腾讯视作在安全领域制衡360的“支点”金山,差点成为百度制衡360的砝码。今年年初,百度正在与金山网络、腾讯以及相关投资商在资本层面进行谈判,欲控股金山网络,以此对抗360。财报显示,金山网络的移动产品用户数在今年7月底超过1亿,今年年初时有约4100万用户。

  而金山传统的WPS业务,张宏江则比作“闷声发大财”。他称,上半年WPS的收入创历史新高。而在外界认为已经接近天花板的PC端,WPS用户量从年初的4000多万增长到现在的5600万月活跃用户。在移动端,WPS应用已在多个国家的Google Play商店的细分类别中排在榜首,月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一年前仅为400万。

  在去年年底的金山年会上,雷军对在场的金山员工说,金山基本上已经拿到了船票,“虽然这张船票是最底舱的,但绝对在移动互联网上死不了。”

  金山旗下三个核心业务已有十几年的历史,毒霸是1997年,游戏是1995年,WPS是1988年。相比之下,独立不到两年的金山云业务,尽管财力无法与前三者相比,却是金山集团层面赌未来十年的重要业务,“但它也可能是个会失败的项目”。

  与此前将核心业务子公司化的做法不同,金山云从创立开始更像一家创业公司,由张宏江任CEO,创始团队占一定股份,金山集团投资一部分,在去年获得小米182万美元入股后,不久前又获得国外知名投资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旗下的一家基金公司2000万美元的投资。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金山云要跑到外面去拿融资。”张宏江说,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把金山云真正变成一家创业公司,而非金山的事业部或子公司,“如果不这么做,员工的心态上觉得这还是金山的,没钱了就是金山的事;但靠外部融资,团队们就知道投资人的想法,你如果做不成,要清盘的时候,一定是别人先走。”

  金山云目前只专注做云存储。今年3月,金山云才正式推出针对企业用户市场的快盘商业版和云服务平台,企业按月费或年费的方式来购买云存储服务,这也意味着金山云正式启动了商业化进程。

  但金山云的挑战者不在少数。当前包括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均在布局云存储市场,115网盘、酷盘等创业公司也在耕耘,云存储领域已是红海竞争。

  “BAT确实都在向云靠拢,你甚至可以说微信就是一个云服务,是一个云的交友和通讯的服务,搜索本身就是云的服务。他们(BAT)的品牌确实比我们大,但所谓大并不是在云业务上比金山云大,云业务也只是它们的副业,对金山云来说,这不仅是主业,而类似商业版2B的业务,BAT并没有。”张宏江称,云计算市场很大,不会只留下一家,对金山来说是成为第一和第二的问题。

  但需要面对“第一还是第二”问题的不只是云业务。金山一直以来的问题在于:它几乎所有业务在行业里都不是第一,这和搜狐类似,资本市场并不太买账。

  此前张朝阳就对记者表示,资本市场喜欢做一件事做到最大,对行业第一名有很多的附加值,而搜狐做了很多领域,业务规模是新浪的两倍多,但投资者不太理解搜狐怎么能把每个领域做得不错,但每个领域没有做到第一,这种并不常见的模式让资本市场对搜狐模式还不太有信心,导致搜狐股价偏低。

  而金山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另一个挑战则是,占据半壁收入的金山游戏的转型仍处“考验期”。

  张宏江也对记者表示,尽管金山手游已经面市几款不错的游戏,但用户还没有形成规模,也没有形成大规模收入,“游戏业务的转型还要再看一年。”



相关阅读:真钱二八杠

上一篇:热烈祝贺重庆诺艾铂科技与拓景汽车达成战略合作 强强联合

下一篇:没有了


真钱二八杠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真钱二八杠